大雨一直拍打着士兵们, 雨水甚至渗进嘴里了, 但他们还是吃惊的望着前方。

常识在前方的场景面前支离破碎。一个雄伟巨大的陆地、 巨山正在移动着, 轰隆!(安徒恩迈进时候的心脏跳动发的声音) 虽然身处很远的地方, 但远处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给大家带来了无比的冲击。 但意识到这个声音仅仅是安徒恩为了循环自身的血液而发出的声音时, 对士兵的震撼只能用“崩溃”来形容。 当然, 这些士兵也不是第一次见过安徒恩, 以前在能源中心的远处见过安徒恩在喷喷火和迈几步步伐而已。

轰隆! 震耳欲聋的声音再次传来,带来的震撼扰乱着人们的思绪。 主张熟悉和习惯会驱走恐怖的理论的人一定是没有亲眼见过安徒恩。 士兵们瞬间觉得自己手上拿的武器非常可笑和渺小。 安徒恩仅仅是为了舒展筋骨而动一下都能给我们带来令人窒息的震撼和恐怖, 我们怎么能战胜这种怪物呢? 任何决心和战意仿佛是在暴风雨中的薄纸一样脆弱。 轰隆! 虽然所有的空间都充斥着这个声音, 但显得死一般的寂静。 在风口浪尖, 积累的恐怖即将捅破这死一般的寂静时, 一个男人突然走到前面来啐了一口说道 :

“这个畜生突然抬起了笨重的屁股后开始撒野了呢!”

他并不是虚张声势, 也不是自暴自弃。 而是吐露出心中的种种不满。 就像抱怨隔壁恶邻一样用粗鄙的语言滔滔不绝的咒骂, 但足以解除士兵心中的压抑和恐惧。 士兵们开始放心的舒了一口气后, 到处传来各种声音。(寂静被打破, 士兵开始议论或者整理装备等声音)

但这种事不是任何人能做得到, 因为他是鹰眼杰科特的原因才可以如此的鼓舞士气。

“太好了, 安徒恩终于开始动了, 若今天他还不动的话, 不然还要重写报告呢。”

这个男人好像不在意暴风雨打湿他的银色长发, 走到杰科特旁边一边笑着一边说。 因在最前线一直跟安徒恩对战的缘故, 他的声音中带了不少疲惫, 但这始终掩盖不了他的聪气。 海岸守备队队长海岚随手捋一捋被风雨打乱的头发后展开了拿在手上的设计图。

“刚才有联络, 虽然不是万全之策, 但威力方面可以打包票。”

“那舰炮的改造由海岚队长全权负责, 与奈恩小姐讨论使用舰炮的时机后, 报告给我情况就可以了。”

“遵命。”

“哦, 还有一件事。 刚才有报告说舰船的改造已经完毕。 你先去确认那件事情吧。”

“遵命, 保证完成任务。”

海岚的回答充满了活力, 跟杰科特行了军礼后, 海岚匆匆的去执行命令。

给海岚下完命令后, 留给杰科特的只有等待消息。 暴风雨越来越大, 但杰科特丝毫没有在意,

缓缓的一边走一边陷入了沉思。 现在为止发生的无数事情和即将也要解决的无数事情一直在扰乱他的思绪。

杰科特的副官乌恩长叹一声后紧跟着杰科特后面。 虽然杰科特司令官的身体不至于淋大雨得感冒的地步, 但暴雨中不撑伞也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但早就熟知杰科特脾气的乌恩早就放弃劝他回屋避雨的打算, 而是选择默默跟随他。

“这……您都被大雨淋透了。”

杰科特走了一会儿后一个人影挡在他的去路上。 身着不是很华丽, 但非常有品位的中年男子撑着深褐色雨伞静静的笑着。

“尤尔根卿, 还没回去吗? ”

“虽然我不会战斗, 但我依旧是天界贵族的一员, 敌人就在眼前, 我岂能退缩?”

“军舰被安徒恩破坏后, 你挺身而出捐出自己的舰船已经表明你对皇女的忠心。 但现在开始的是属于军人的事情, 我还是建议你回到根特。”

“今天我就是找你谈这件事的, 你们为了追击安徒恩出海时, 请务必带上我。”

杰科特那粗壮的眉毛皱了一下。

“这可不是坐船出去玩啊 !”

“这我心里很清楚, 我知道这次出海非常重要。 之所以非常重要, 所以我决定一同跟你前往。 我的船改造成为打倒安徒恩的基地的现在, 万一发生什么故障, 那只会给艾勒罗斯添麻烦, 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这艘船。 所以恳请你准许我同行。”

这件事表面上是请求, 但无异于是个命令。 因为这艘船不是由皇女陛下下旨, 贵族们献出的公家船, 而是贵族们自发私捐的舰船。 所以实际上尤尔根作为船的主人并没有丧失所有权。 而且他提出的要求对作战计划没有任何影响, 所以杰科特没有权限拒绝他。 杰科特用他那鹰一般锐利的眼扫了一下尤尔根的笑脸后耸了耸肩:

“如果军人的伙食合大贵族的胃口的话, 请随便吧。”

“太感谢了。 那我这就回去收拾下行李, 咱们后会有期。”

尤尔根鞠了一躬后匆匆离开了, 前后举止非常礼貌。 但奇怪的是这么大的雨中尤尔根始终没有劝杰科特一起撑伞。

望着尤尔根远去的身影的杰科特突然转头对自己的副官吐槽了一句:

“平时啰啰嗦嗦的家伙去哪了啊? 贵族老爷正在苦苦相逼司令官的时候年轻人是否该挺身而出说道:‘绝对不行!’‘别异想天开了!’‘回去滚被窝去吧!’这样的狠话? 那样的话我就好赔笑说 : ‘虽然部下很无礼, 但他却说了我的心里话’之类的话好打发他走啊!”

“如您所说, 我还太年轻, 所以期待您这位长者能发挥出应有的实力。”

副官连眼都不眨一下有井有序的回答了杰科特的牢骚。 杰科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我这里的人, 挂的时候一定能说完想说的话。 算了, 我们回去吧。”

“您去哪? 您的帐篷现在收起来了。”

“那怎么办? 还这么站着么? 你的衣服都湿透了不去烤干一下吗? ”

“知道了, 我这就去准备呼叫直升机, 请您稍等。”

副官大步流星地走着很快消失在了士兵中间, 看着副官的背影杰科特想起了一些和战斗无关的事, 思绪陷入其中, 但很快摇了摇头清醒过来, 把视线投向了远处的安徒恩。

“这场战争也够久了...”

杰科特揉了揉眼睛, 眼睛里同时看到了安徒恩准备移动的庞大的身躯和与之相比渺小的人类的身影。

安徒恩, 巴卡尔这些使徒接连不断的突然袭击天界的破坏者。 自从接到发电站紧急军情那一天开始至今发生的所有的事, 杰科特都历历在目。

急报传来的时候, 杰科特就判断和当前进行的与卡勒特集团的战争相比阻止安徒恩更重要, 但围在年轻的皇女身边的贵族们并不理解。 虽然电力供给被切断是非常棘手的事情, 但眼前卡勒特的入侵才是十万火急。

无视贵族们的反对执意向发电站地带进军的杰科特不得不放弃皇都军总司令的职位。 兵力支援对不再是司令官的杰科特来说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即使是这样, 他也努力召集了一小批精兵连夜赶往斯曼工业基地。

很多人责难他无谋又没有责任心, 相信他的人也无法理解眼前杰科特的选择。.由于杰科特的离开, 卡勒特攻陷了根特并劫持了皇女, 当时杰科特捶胸顿足,苦恼到难以自拔。 但是他回不去, 跟他预想的一样, 安徒恩吸食了一定量斯曼工业基地的能源之后, 下一步就要向着根特进发。 认为安徒恩只是一种自然灾害,没有目的性的言论显然是错误的。安徒恩分明怀着某种目的性的过来的……后来的事件证明了杰科特的预想全部命中。

确信了自己的猜测后, 杰科特使劲了浑身解数拖住安徒恩在斯曼工业基地。 虽然打的都是有限度的防御战, 但是皇都军也在一点一点地准备反击, 而现在他们的反攻时机到了。

“可以把那家伙吸引到我们所预想的区域之内。 但这之前该怎么做?”

雨渐渐地小了, 副官接到直升机的通讯后,带领杰科特前往目的地, 挪步的杰科特的眼中闪过了一个年轻的军人的影子。 他突然停了下来远远地望着正在忙碌的士兵们...

“莱奥尼尔上校, 你今年多大了?”

“今年二十四岁了”

“多好的岁数啊,我女儿还在的话今年该几岁呢? 当爹的连自己闺女的年龄都忘了, 是不是活该被讨厌呢?”

乌恩 ? 莱奥尼尔没有回答,杰科特也没有再问, 因为能回答这个问题的人也不在这里。 杰科特也没有等待副官的回答哈哈地笑了...

"别总是板着脸说话啊...我的朋友们都死了, 所以至少你也要成为我的朋友啊。 人到了这把年纪后会很渴望有一个能谈心的朋友的, 还望你能习惯……嗯,果然你总是喜欢摆严肃的表情”

“……这次战斗有胜算么?”

面对小声的提问, 这次杰科特没有立即回答。 他掸了掸帽子, 压低帽檐说道:

“你相信我么?”

“我相信。”

"那么出发吧,这场战斗不过就是老鹰狩猎乌龟而已, 而这个乌龟除了块头大一点外没什么特别的, 我定要让它知道老鹰的爪子是非常锋利的。”

杰科特微微一笑, 不仅是和身边的莱奥尼尔, 周围的士兵们也受到了鼓舞, 互相自信的肯定杰科特所说的话。

“跟我来吧, 天界的和平需要你们。”

团队
普通

团队
普通
种族类型物理 / 魔法防御力暗属性抗性
无视减伤率血量火属性抗性
物理 / 魔法减伤率光属性抗性冰属性抗性
武器
防具
首饰
特殊装备
附魔
白金徽章
稀有度装备名称装备图标推荐理由
站长统计 站长统计